诉新邵县水口村支书、村主任假作为,专横跋扈

科技新闻 2018-12-26 23:0187网络整理新闻门户

新邵县水口村上片装自来水的立户费(本村1200元/户,外村1500元/户—1800元/户不等)统一由山林款拨付(发包款),无须与每个农户交涉。且本人在装水施工中是装表的。直接与每个农户打交道。在本村除扶贫安置区(装水时还没有安置区)侧外,是按计时工资给付施工者。(初时他本人没有经验,托陈家坊自来水厂老板朱代为管理施工的,按120元/天给付),后全部发包。除老板自己装2.5立方/小时流量的表外,全部是1.5立方/小时的表。本人与李松柏,李国华为一组,装本村一组的一部份,七组的一部份和水口山一带,高坪坝小部分。安置区侧(自文昌桥宁建国直至敬老院对面的中潭村李孝顺家)是装完石板村后,再包给本人装的表。

按时间顺序:石板村(加龙潭村靠石板村近距离的一部份)包给杨跃进。

大树,洪福李家排(洪福村已自装水泥坑水库水源自来水,因李家排地势偏高),陈家坊镇安家村,下潭村,包给李萧。

陈家坊镇(原毫塘乡)的金鸡村,包给杨跃进。

装表由他们二人再转包给本人。

在施工过程中,从未嘱托本人,本人也没有义务为其宣传收费细则,根本就没有每月3立方保底之说辞,而出现争议最多的是刘背村,朱街坊村和跃进村。

在农村,年轻人求学或外出务工,剩下的老者除饮水外,洗衣,洗菜或河边或水井边浆洗,更有在池塘边洗衣者众。在老农心里。节俭等同于创收。

但就这一件事,还有什么不能做假的?

虽然对宗亲的解说不一,李平凡,李文志同属李氏族谱中最小分支的中潭完小后的新院子房。

关于回复李国华之说,请不要转移视线,偷换概念,侮辱网民的智力。

2018年5、6年月间,悉闻县巡察组巡察潭府,朱一娘一个年近八旬高龄的农村妇孺,实难找寻巡察组,辗转陈家坊多次(听旁人说巡察组小住陈家坊),为何?倒不如说朱一娘有神经病来得简单。报复心极强的李平凡,九十年代初,在龙山合股挖矿时,与李怀求赌博,说李怀求出老千,搞了他的钱,故怀恨在心。

关于陈爱英之回复,前后说法不一,16年给的说法是:合辉村有一位同名同姓之说。17年,18年又能领取扶贫低保款,岂不是自打脸。

姜银林贫困户是通过评定的?是通过全体村委评定的?或是通过全体党员组长评定的?是公平,公正阳光下评定的?

本人绝不认同,也绝不可能是地方政府之回复,纯属个人行为。正因为有这种人,恶之花才会有生长的土壤。真因为有这种人,恶之花才绽放得如此绚丽。定当是:国之不为,民之灾,苍生无望,孰能生之?!

如果不是欺人太甚,不是被逼到心力交瘁,不是被逼到走投无路,不是被逼到精神崩溃,不是被逼到满腔悲愤,不是被逼到身心寒透,不是被逼到绝望至极。是绝不可能让一个要闭门窗,在家生闷气,发牢骚的人,跑到大街上高声疾呼:

地啊,你不明公理何为地!

天啊,你不申正义枉为天!

射手网(sheshoou.com)

发表评论

Copyright © 2015-2018 安徽生意网 版权所有

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,我们将立即处理。联系邮箱:hnhlccc@126.com